新闻资讯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产工业机器人厂商抢占高地 向中高端挺进是必然

国产工业机器人厂商抢占高地 向中高端挺进是必然

发布时间:2019-04-11 访问次数:286次 来源:第一财经 分享:

国产工业机器人买卖两头热,在化解了部分企业用工烦恼的同时,也孕育出了新的市场需求,例如,人机协作的趋势,已然有了新的用工需求;如何让国产工业机器人从现有市场,走向产业链的价值高点、跻身高端精尖市场,也是未来有待突破的领域。

待掘的吸金高地

“现在很多企业用工业机器人不需要操作,有固定编程固定动作。不过,有关工业机器人的维护需求市场在慢慢成长。同时,复杂工艺、装备等也需要人和智能机器协同工作,人机协作产生的人力资源需求,预计五到十年会释放出来。”华金证券机械行业首席分析师范益民表示,机器换人的同时,也将带动人力资源结构的调整。

这个市场已经吸引了部分人的视线,广州智通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冯胜早已投入进来。“作为全球第一大机器人市场,中国也势必需要人工智能算法编程师、机器人维护人员、机器人系统集成等方面的专业人才,这是我们目前培训的重点课程。”冯胜称。

而成立于2017年的佛山机器人学院的核心功能之一便是致力于机器人示范平台、示范线及自动化解决方案培训等。

但全球第一大机器人市场并不意味着国产工业机器人厂商站到了产业链的价值高点。减速器系统、伺服系统、控制器系统被视为工业机器人的三大核心零部件,成本占比维持在七成左右。换言之,掌握核心零部件也就意味着企业抢占到了产业高点,具备更强的议价权。

目前,汇川技术、埃斯顿等国产伺服系统厂商虽有技术储备,但主要局限在中低端市场;高端产能和技术水平方面,则仍需依赖松下、安川、西门子等日欧品牌。

例如,被部分业内人士视为工业机器人核心零部件领域技术壁垒最高的减速器系统,分为谐波减速器和RV减速器两类。在谐波减速器上,国产自有品牌已实现主导,但在更高要求的RV减速器上,纳博特斯克这一日系老牌巨头仍占过半市场份额。而被视为三大核心零部件领域技术难度最小的控制器,四大家族、爱普生、OTC仍把控着七成左右市场份额。

“与国际知名厂商相比,公司在智能装备核心部件、工业机器人及智能制造领域的品牌和技术优势的建立方面还需要一个过程。”埃斯顿董秘办人士表示。

“只能说国产工业机器人厂家实现中低端核心零部件的自给,但距离高端核心零部件的进口替代差距仍很明显。”西南证券研究发展中心一位分析师表示,工业机器人的本体制造领域目前与核心零部件发展状况类似,高端领域基本仍为美日欧巨头垄断。

具体到应用领域,应用工业机器人行业最高的汽车工业,四大工业机器人品牌占据市场份额逾八成,外资垄断的局面时至今日仍未得到改变。国内3C产业快速崛起,但目前该领域工业机器人国产化率仍不足40%。

“国产工业机器人目前主要分布在仓储物流、五金卫浴、石油化工、食品饮料等技术准入门槛低且产品利润率偏的中低档市场。”上述浙商证券分析人士称,金属制品、通信电子、汽车产业等利润率丰厚的中高端市场于国产工业机器人来说是有待突破的领域。

以汽车工业为例,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尽管奇瑞、长城、华晨宝马、路虎等车企有在焊接、喷涂、物流等环节采用国产工业机器人,但外资、合资车企普遍对国产工业机器人持谨慎态度。

“一线整车品牌具备全球化供应链采购壁垒限制,一旦更换工业机器人厂商差不多也意味着它的供应链体系需要重新调整,不确定性风险随之产生。”华晨宝马内部人士直言,车企与国际工业机器人的关系远比外界所想的牢靠,汽车产业堪称国产工业机器人品牌突破壁垒最高的领域。

下一个五年

这些尚待突破的领域,在瑞士ABB工程师Anthony看来,恰是淘金高地。“下一个五年将是ABB更深入服务中国客户,更好输出定制化工业机器人解决方案的五年。”Anthony每个月都会前往瑞士ABB佛山分部。

他表示,中国制造顶层政策涉及到专项政策、财税与进口等产业政策频出,使得机器人产业享有长期政策红利,中国市场将承载自身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而日本安川、日本发那科、瑞士ABB、意大利柯马、日本川崎重工等世界装备制造巨头,近年来均将业务触角延伸至佛山。

国内工业机器人厂商对市场也保有同样的敏锐度。“国内工业机器人市场规模目前差不多是70亿美元的规模,预计到2020年,这一市场规模将突破100亿美元。”广东泰格威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泰格威”)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此前国内工业机器人实现3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扩张需耗时6年左右,如今规模扩张的速度呈日趋加快的节奏。

越来越快的市场扩容速度几乎是业内共同的看法。据中国电子学会公布的《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中国工业机器人的单台售价有望从2012年的29万元降至2019年的22万元左右;与之对应的是,制造业就业人数在2013年达到1.03亿峰值之后,就开始逐步下降,劳动力成本逐步上行。在工业机器人制造成本下降与劳动力成本上升形成的“剪刀差”联合作用下,机器人的投资回收期将进一步缩短,这将进一步助推机器换人的进程。

加紧的机器换人节奏、国内工业机器人军团和国际工业机器人巨头纷纷挺进佛山,佛山本土工业机器人企业已日渐感受到了竞争的压力。

“公司一直在向德国库卡、日本安川、日本不二越等学习,以提升自身的技术专业化水平,但这还需要时间。”泰格威回应称,公司亟待在市场竞争加剧之前构筑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壁垒。

这并非个案。招商证券机械行业分析师刘荣称,高端领域国产工业机器人的份额不到5%。大量的国产工业机器人厂商在狭小的中低端市场竞争,国产高端化是必然趋势。而埃斯顿、机器人、新时达、拓斯达等一批国内工业机器人企业或做大产能规模,或投产机器人生产线,或与国际机器人企业进行关键领域的研发合作,向中高端机器人市场进阶。

以工业机器人等为代表的装备制造业是佛山第一大支柱产业。佛山此前也提出,争取到2020年规模突破1万亿元,形成配套较为完备的装备制造产业体系,带动传统产业加快转型升级。但目前工业机器人产业还是与本地优势传统产业紧密相连,比如其陶瓷装备、木工装备分别占全国市场的90%、60%左右,向其他制造门类的拓展进程并不显著。

广东省经信委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对此未予否认。“未来佛山一方面要继续助推装备制造业走进更多企业,带动更多产业智能升级;另一方面,也要推动本地工业机器人企业提高核心零部件环节的自主研发实力。”该人士表示,当地政府也会鼓励制造企业更多地借助资本市场的投融资功能为自身“造血”。